【贵月脑洞】大纲文,如果东方月初没有逃进涂山,王权也没有遇到清瞳

东方月初当初没有逃进涂山,被玉面风君抓住。玉面风君本想将他收为弟子据为己有,但后被一气道盟强制带走。并给了数颗丹药法宝作为补偿。
东方月初被囚禁起来调呸教。
虽然也同时在学些道法,为了延长寿命延长青春更多配种,但始终没有太高深的东西。

待到东方18岁之时,王权富贵成为一气道盟新盟主。

被认定为配种黄金时期,东方月初在一气道盟的大型会议上被提出。然后道盟成员对东方的归属大吵特吵。

王权富贵此时也不过是道盟吉祥物一样的傀儡。实际上掌权的仍是他父亲。

一干家族哄抢,比武擂台上强者不断。东方月初被包装得像个礼物一样,乖巧地坐在对面的高台之上。王权作为盟主也当然要旁观,虽然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王权已经有了东方血脉不会要第二个了。

那是王权富贵第一次看见东方月初。

衣着华丽,墨兰的发被发冠束成高马尾,眉眼间满是情意,面对谁时都像是在暗送秋波,面上服服帖帖,但内心深处的死寂,王权身为同类能够轻易感受到。
王权富贵知道,这个表弟和自己一样,余生都会在一气道盟的控制下,一直到死都是傀儡。
最终结果出来了,是秦家的胜利。
东方月初被押到擂台中央,即将被秦家至强者带走。
就当所有人以为尘埃落定之时,诸家准备散会,东方月初却用出纯质阳炎一把火将擂台烧了个精光。

取下束缚头发的发冠,焰色下墨兰发丝飞舞,一切都映照成了红色。
东方月初想要在此时防御最弱之时逃走,但是因为法力不够,抵挡不住众人的施法,最后仍旧被扣下。

但是那一瞬神采飞扬的样子,眼中焰光熠熠的样子,全部落在王权的眼里。
就像被困在笼中之鸟终于可以翱翔于天际,那一刻,仿佛王权自己的心也可以像自家表弟一样,挣脱牢笼,得到自由。

眼见东方月初的逃跑计划失败,被众人联手扣下。因为舍不得东方血脉所以不忍杀他,只能封住丹田。秦家至强已经因为过于靠近灭妖神火,整个人都被烧焦。

众人商量要不要调教得狠一点,或者直接洗脑,挑断手筋脚筋让他乖乖的。

眼看努力挣脱牢笼的鸟儿又会被抓回笼中,甚至折断羽翼。东方月初脸上神情已从夙愿即将实现的狂喜又变回了之前那个了无生趣的死寂模样。

王权发话了。

——住手。

他作为一气道盟盟主,总归是有些发言权的。众人看向王权家主求确认。家主想起东方淮竹的话:如果贵儿那天想要做什么任性的事,就让他做吧。

家主默许了。

东方月初心如死灰之际,看着对面高台上正中间的人抱着剑一个闪身落到自己面前。冷冷清清满身是冲天的剑意,而眉眼间的疼惜温润之色,是以前在别人身上从未见过的。

东方月初无惧无畏,抬头直视跟前地位尊崇的表哥兼一气道盟主大人,想着接下来将会受到什么惩罚。

王权打量着被捆仙绳绑住的东方,沉默良久,终于开口:“你果然是散发比较好看。”

这,就是东方月初与王权富贵的初次见面。
—————————
在那之后,王权再未见过束发的东方月初。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07 )

© 拉希摆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