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希摆带

画画很丑,先去修炼为上

【贵月王白】仍是关于头发的段子,上一篇的续?

王家大少爷王富贵儿初见世仇的白家小子白月初的时候被那一头柔顺至极犹如加了特技的墨兰长发惊艳得呆愣了很久。

穿着寒酸的胡茬男大大咧咧道:“那么我家小子就暂且交给你们一气道盟看管了。”

白裘恩摸了摸自家儿子头顶的两根呆毛,纵使白月初自小深得无耻老爸的真传,此时被大庭广众之下摸头也感到了迷之羞耻。

在面前的众人看上去似乎都是道盟大佬,白月初也不敢像往常一样和老爹顶嘴。只能感受着脑袋上两根呆毛被逗弄时酥酥麻麻的感觉,不由自主红了脸。

王家家主张国立(x)笑呵呵的:“小盆宇你叫什么名字啊?”
其实这个他早就知道,但还是情不自禁想要逗逗这个精致的孩子。

“我叫白…白月初…”他不敢与长耳垂咪咪眼的小头爸爸张国立(x)对视——怕笑出声来,所以只是低着头,装作一副害羞的样子。

“几岁了啊?”张国立(x)语气活像拐卖正太的怪蜀黍。

“呜…6岁了…”

“哈哈哈哈真是可爱,老白啊,你这个儿子调教得很乖嘛,哪像我家那个,虽然大了一岁,成天就知道斗鸡遛狗抱着个手机,说啥都不放手……”小头爸爸转过身来向王富贵招了招手,“来来来富贵儿,你先带着小月初出去玩玩,爸爸和你老白叔叔谈点事儿……”

“…”
“富贵儿?”
“…”
“王!富!贵!”
“啊啊是!”

那是第一次他在众人面前出糗。

因为白月初。
(不过以后出糗的次数会更多的你放心吧。)
—————————
两人出了议事厅,终于摆脱了沉重严肃的气氛,脸上神色也放荡(x)起来。
王富贵盯着白月初脑袋上闪亮的呆毛,久久不语。

白月初却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唉唉~我们去哪玩儿啊?你家好大好漂亮啊…还有假山池塘唉……”

一头墨兰的发披散在肩上自然垂下,直达腰际,随着男孩的蹦跳各种飞舞,看上去发质极好。

王富贵咽口唾沫,磕磕巴巴:“呃…那什么我能摸摸你头发吗?”
白月初:“哈?”
不过他机敏如他很快反应过来,“你想摸就摸吧,不过一次一厘……不,一分!”
老爸你早就和我说一气道盟的人都是土豪要时时刻刻想着坑钱,我这就来给我们家赚钱了!

王富贵默默掏出钱包:“可以包月吗?”

—————————————

王富贵以为白月初是和初见时一样,是个晶莹剔透乖巧可爱的孩子。
但是经过长久的相处后,他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

王富贵:谁能告诉我这个一闹起来就要掀翻道盟的小屁孩到底是哪来的?!最开始那个软萌的白月初呐?!

被认为最了解目标白月初的王富贵被任命为监管他的主要负责人。
两人的关系从同吃同睡的发小关系变成了上司下属的关系,被莫名降级的白月初发出了抗议。

“王富贵儿!为什么要我去男校!”

此时已经知晓自己名字的羞耻之处的王富贵:“不要叫我的名字!你去男校是道盟上面的安排!不关我的事!”

白月初发出呐喊:“我不管!我都这么大了是时候谈个恋爱了!你的中学是男女混合的吧?我要去你那里!!”

王富贵听到“谈个恋爱”时脑门上青筋一跳忍无可忍:“去你的吧,你要泡妹子为什么不直接去女校?!反正你头发那么长像个娘娘腔一样,直接混进去岂不是美滋滋!?”

娘娘腔娘娘腔娘娘腔娘娘腔娘娘腔娘娘腔娘娘腔……………

白月初呆了好一阵。

原来自己在他眼里就是这样?

他深吸一口气,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四眼田鸡,我与你不共戴天!”
————————————————
白月初最终还是去了男校。
而王富贵再也没见过白月初散发的模样。

直到那一天……血红的妖气弥散………

评论 ( 5 )
热度 ( 106 )

© 拉希摆带 | Powered by LOFTER